• 讲述英雄故事 传承红色基因 2018-03-27
  • 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向公众开放工作指南(试行) 2018-03-27
  • 2017中央政法工作会议 2018-03-27
  • mg电 子 游 艺 娱 乐 2018-03-27
  • 【小说】回到大唐当吃货回到大唐当吃货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-03-27
  • 首都博物馆再现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 2018-03-27
  • 第二章 镜里乾坤 鲁班庙蜈蚣吐丹 2018-03-27
  • 沃尔玛禁用支付宝 你怎么看? 2018-03-27
  • 制动盘存在损坏隐患 75辆2016款法拉利488GTB被召回 2018-03-27
  • 中美贸易逆差下,美国真的吃亏了吗? 2018-03-27
  • 复古的街头需要不一样的穿搭来点缀这个秋季 2018-03-27
  • 当摇滚老炮腾格尔唱起崔健,不仅拿下了《歌手》第一 2018-03-27
  • 永州市气排球协会成立 蒋善生出席 2018-03-27
  • 34天划行3000海里,和三名队友在“横渡大西洋挑战赛”上夺冠 漯河姑娘孟亚洁,好样的! 2018-03-27
  • 网曝打车软件"大数据杀熟" 滴滴出行回应 2018-03-27
  • 第一七六二章 苦口婆心

    类别:穿越小说   作者:沙漠   书名:国色生枭_国色生枭无弹窗_国色生枭最新章节

    北京PK10走势图 www.sexang.cn     皇后听到声音,手中书卷脱手而落,缓缓抬头,扭过脸来,便见到已经进门的齐王,身体禁不住颤抖起来,齐王却已经是几步之间冲上前去,跪倒在皇后身前,眼圈已经泛红:“母后,皇儿拜见......拜见母后......!”声音已经哽咽?!救淖衷亩羨ww.www.sexang.cn】√∟頂點小說,

        皇后已经伸手抓住瀛仁肩头,珠泪泛出,眼中带着泪光,颤声道:“瀛仁.....瀛仁......!”

        凌霜和孙德生一前一后本来也要跟进厅内,凌霜瞧见这一幕,显出震惊之色,但是迅速反应过来,轻步退出门来,抬手向孙德胜轻轻摆了摆手,孙德胜已经听到厅内的动静,也是大吃一惊,见凌霜摆手,轻轻点头,两人轻步退到了院中。

        皇后此时已经站起身来,将瀛仁拉起,上下细细打量一番,终是显出温柔的笑容,轻声道:“瀛仁,母后以为再也见不到你,上天垂怜,你我母子终究还能再见......!”

        齐王显得十分激动,扶着皇后坐下,拉过边上一张小椅子,就在皇后对面坐下,一时舍不得离开,握着皇后的手,激动道:“母后,皇儿想不到,要见到的人竟是您,若是知晓,皇儿早就该飞过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又说孩子话?!被屎笠涣炒劝?,抬手轻轻抚摸瀛仁脸庞,柔声道:“你瘦了许多,不过.....已经长大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齐王笑道:“母后,我一直在担心你,现在见到您,一颗心终于可以落下来了,是了,母后,你一切可好?”

        皇后微笑道:“母后很好,见到您,母后心里欢喜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皇儿也欢喜?!逼胪跣朔艿溃骸笆橇?,母后,你怎地到了甲州?”忽地意识到什么,声音低下来:“母后,父皇现在如何?他......!”刚见到皇后,齐王说不出的欢喜,激动非常,可是此刻却忽然间想到,皇后一直都是在皇帝身边,不可能离开皇帝,他知道皇帝北巡河西,如今应该就在河西,照理说皇后也必然身在河西,如今皇后却意外出现在西北甲州,齐王一时间却是觉得十分的疑惑。

        皇后充满熟女魅力的脸上本来带着一丝微笑,听齐王这般动问,笑容敛去,齐王见皇后如此,知道必有缘故,皱起眉头,轻声道:“母后,是不是......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?”此时却是万万想不到皇帝已经被刺。

        皇后微一沉吟,终于道:“瀛仁,你父皇......你父皇已经驾崩!”

        齐王一怔,张了张嘴,说不出话来。

        “圣上在祭天诞礼之时,遇刺驾崩?!被屎笾来耸蔽蘼廴绾我惨鞑蛔?,轻叹道:“如今河西是由太子理政!”

        “太子?”齐王神情本来有一丝黯然,听皇后提到太子,眼中立刻显出杀意,冷笑道:“他不是在京城吗?又如何去了河西?”脸色一沉,低声道:“母后,父皇被刺,是不是......是不是太子.....!”

        “不要胡说?!被屎罅⒖檀蚨?,蹙起秀眉,“瀛仁,你为何有如此想法?圣上是太子的父亲,太子怎会弑君弑父?”

        “母后,太子为人,你看来还不清楚?!卞首碜?,冷笑道:“您既然知道我在西北,应该也知道我为何来到西北。父皇北巡,下旨由他监国,皇儿协助他辅国,可是你们离开京城之后,太子便痛下杀手,清除异己,连皇儿也不放过,如果不是皇儿走得快,只怕......只怕已经遭了他毒手?!?br />
        皇后蹙眉道:“瀛仁,母后知道你和太子之间有些嫌隙,可是你对太子的误会太深,他......他不会伤害你,你......!”

        “母后......!”齐王霍然起身来,有些焦急:“你怎么到了现在还不明白,太子想要继承皇位,三哥被他整垮,接下来他当然要将矛头指向我。自古以来,皇子争储,兄弟残杀,那也是屡见不鲜,你不相信他会害我,可那些都是我亲身经历......!”握起拳头来,目光带着阴寒之色:“父皇在河西驾崩,他却刚好在河西,这绝非偶然,而且现在他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大统了......!”

        皇后幽幽叹道:“他本就是太子,帝国的储君,圣上驾崩,由他继承大统,那也是理所当然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齐王立刻摇头道:“母后,你错了,他是一个残废,有什么资格继承大统?真正有资格继承皇位的,是我,是我瀛仁!”

        “瀛仁,你......!”皇后秀眉紧蹙,一双美眸盯着齐王,眼眸深处带着忧虑之色:“你难道想当皇帝?”

        齐王冷笑道:“母后,问题并非是我想不想,而是我该不该。我身上流着大秦和大华两朝皇族的血液,只有我,才有资格继承皇位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要说了......!”皇后声音带着一丝呵斥,“圣上驾崩,天下不可无主,不出意外的话,太子或许已经登基称帝,事实已经注定,你不要再多想......!”

        齐王却是放声冷笑:“登基称帝?就算称帝又如何,不过是伪帝而已。帝国的都城在洛安,只有在洛安登基,才是帝国的皇帝......我一定要打到洛安!”

        “洛安已经被暴民攻陷?!被屎蟮溃骸疤映寐姨永刖┏?,所以才会往河西求援......!”凝视着齐王,轻叹道:“孩子,事到如今,你不要再多想,你可知道母后此番前来西北,所为何事?”

        齐王上前在皇后面前椅子上坐下,道:“母后,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如何来到西北?”

        皇后犹豫了一下,终是十分简略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知识却并没说是楚欢挟持出宫,只是说想要见到齐王,所以才主动和楚欢一起,历经艰辛来到西北。

        “原来他去了河西?!逼胪趵湫Φ溃骸八酝獬撇?,谁都不见,我还一直奇怪,原来楚欢是暗地里去了河西.....!”随即拉着皇后手,道:“不过这样也好,如果母后还留在河西,日后与河西打起来,皇儿还要担心母后,现在没有这般顾虑,便可以放手厮杀一场?!?br />
        皇后盯着齐王,眼中显出吃惊之色,脸上的表情,便宛若看着一个陌生人。

        “母后,您......您怎么了?”齐王见到皇后表情,竟是有些发毛。

        “瀛仁,你......你变了......!”皇后苦笑着叹了口气,“你以前并无争强好胜之心,而且......而且性情良善,为何却变成这个样子?”

        “良善?”齐王冷哼一声,道:“母后,正是以前太过良善,才在京城被太子险些害死,如果早些知道人心险恶,我也不会被他逼得走投无路。这些时日,我想了很多,如果我是寻常百姓,倒也罢了,可我是皇子,皇子如果存有良善之心,那便是懦弱,便会害死自己......我要活下去,就不能再有妇人之仁?!?br />
        皇后眼中显出哀伤之色,声音却变得柔和起来,“瀛仁,你想做平民百姓,咱们就去过平民百姓的生活。你父皇已经驾崩,我们再无可恋,自今而后,你和母后一起再也不理朝堂之事,咱们找一处安静的地方,太太平平生活。母后会为你找寻一门亲事,娶妻生子,不再参与这些争执,你说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“做平民百姓?”瀛仁一怔。

        皇后握住齐王手,美眸之中满是期盼之色,柔声道:“母后从河西赶来,就是要带你远离是非,什么大秦,什么大华,自今而后,再也与我们无关。我会和楚欢说,你只想过太平日子,再也不理会打打杀杀,楚欢一定不会阻拦我们。你跟随徐大学时读了那么多年的书,只要找寻一处宁静的地方,咱们可以开一个私塾,你可以教授弟子,母后......母后也会刺绣,等母后再给你娶一房媳妇,自今而后,咱们一家人好好过活......!”

        皇后目光柔和,雪白的脸颊竟是泛起一丝兴奋的浅红,眼眸中充满期盼之色,瀛仁看着皇后,眼中却显出惊异之色,此时却也如同看着陌生人一样看着皇后,皇后却是握紧他的手,语气之中甚至带着一丝哀求:“孩子,你听我的话,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“母后,你在说什么?”齐王皱起眉头:“你是让孩儿丢下大业,做一个教书先生?母后,你......你是不是太辛苦,有些糊涂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母后没有糊涂?!被屎笏宄?,轻声道:“母后只希望你不要再糊涂。你听母后的劝说,母后......母后这都是为你好......!”

        “母后如果没有糊涂,为何会说这样的话?”齐王淡淡道:“母后难道忘记了咱们的身份,你不但是大秦的皇后,还是大华的公主,而皇儿的血液里,也流淌着两大皇族的血液,你是想让皇儿就此丢弃祖宗的基业,去做一个下贱的教书先生?”

        “你......!”皇后抓紧齐王的手,“你不明白,母后这一切都是为你好。孩子,一入侯门深似海,更何况皇家?莫说你现在没有根基,就算你真的有朝一日登基大宝,又能如何?我的父皇,大华朝的皇帝,最后......最后是被叛军活活绞死,你的父皇,大秦的开国之君,就在母后的眼皮底下被刺,母后不想你步他们的后尘,你不明白,做一个平凡的教书先生,比......比皇帝更幸福!”

        ...

    推荐阅读:最散仙 巴比伦帝国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梦幻兑换系统 古武少年 龙组特工 末日食金者 风流名将 战魔 天帝玄黄录 香港娱乐1980 闯星际 韩国之飓风偶像 武道至尊 超级都市法眼 武极 新世纪的德鲁伊 无限之黑暗势力崛起 风流魔徒 神斗 教祖 被天降 重生之金泰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