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讲述英雄故事 传承红色基因 2018-03-27
  • 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向公众开放工作指南(试行) 2018-03-27
  • 2017中央政法工作会议 2018-03-27
  • mg电 子 游 艺 娱 乐 2018-03-27
  • 【小说】回到大唐当吃货回到大唐当吃货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-03-27
  • 首都博物馆再现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 2018-03-27
  • 第二章 镜里乾坤 鲁班庙蜈蚣吐丹 2018-03-27
  • 沃尔玛禁用支付宝 你怎么看? 2018-03-27
  • 制动盘存在损坏隐患 75辆2016款法拉利488GTB被召回 2018-03-27
  • 中美贸易逆差下,美国真的吃亏了吗? 2018-03-27
  • 复古的街头需要不一样的穿搭来点缀这个秋季 2018-03-27
  • 当摇滚老炮腾格尔唱起崔健,不仅拿下了《歌手》第一 2018-03-27
  • 永州市气排球协会成立 蒋善生出席 2018-03-27
  • 34天划行3000海里,和三名队友在“横渡大西洋挑战赛”上夺冠 漯河姑娘孟亚洁,好样的! 2018-03-27
  • 网曝打车软件"大数据杀熟" 滴滴出行回应 2018-03-27
  • 第一九七五章 阵前杀将

    类别:穿越小说   作者:沙漠   书名:国色生枭_国色生枭无弹窗_国色生枭最新章节

    北京PK10走势图 www.sexang.cn     >    ,!

        寒风凛冽,夷蛮大军却已经是严阵以待?!咀钚抡陆谠亩羨ww.www.sexang.cn】

        突施汗骑在精神抖擞的高头大马之上,从列队整齐的骑兵阵前缓缓走过。

        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,成败在此一战。

        蛮军自然也知道,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战,一旦破城,自然是满载而归,可是一旦失败,就只能丢下同伴的尸,狼狈北归。

        秦国虽然动荡不堪,天下纷乱,但是夷蛮人却还是有自知之明。

        此番出兵,乃是临时拼凑起来,是部族联盟,为了趁人不备获得战利品这才仓促出兵,他们心知肚明,此种情况下,根本没有能力参与中原内部的纷争。

        趁火打劫可以,但是要与中原各路兵马争夺地盘,那是绝对不可以。

        而且他们觊觎的只是中原丰厚的财物,对于中原的土地和城池,目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兴趣。

        此番出兵河西的目的,本就是为了抢掠一番然后迅撤军,从没有想过占住河西的地盘不走,在武平府城下损兵折将,这而且损失惨重,这当然是各部族无法接受的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突施汗强行镇住,再加上想出了挖掘地道的方法,否则大多数的部族早已经撤兵北归,这固然是因为他们确实已经无法承受如此重大的损失,还有一个原因,也是因为在他们看来,西北骑兵正在草原上纵横驰骋,自己的老巢正在西北骑兵的屠刀之下挣扎。

        突施汗扭头看了灰蒙蒙的武平府城一眼,“呛”的一声,拔出了腰间的佩刀,蛮夷将士立时都拔出了腰刀,举刀向天,齐声呼喝,声震天外,气势惊人。

        等到呼声静下来,突施汗刀锋指向武平府城,高声叫道:“草原的勇士们,你们需要的金银财宝美貌妇人,全都在那座城池之中。今天,你们如果攻进城内,无数的金银财宝和美貌妇人都归你们享用,可是如果你们无法入城,不但有辱草原勇士的威名,而且你们只能看着自己死伤无数的族人却一无所获,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,是成为让你们的后世子孙赞颂传唱的英雄,还是成为后人的笑柄,就看你们今天的马刀是不是锋利!”

        蛮骑顿时再次高举弯刀,齐声高喝。

        蛮骑的怒喝之声,传到了城头之上,此时守军却也是严阵以待,站在城门上方附近的守军将士,并不去理会蛮骑的呼喝,而是将目光都落在身着甲胄的定武身上。

        定武的铠甲显然经过一番擦拭,锃亮冰冷,而他脸上的神情,却是肃穆之极。

        “大秦的将士们,朕知道你们很辛苦?!倍ㄎ浠夯旱溃骸奥擞忠冀チ?,有人问过朕,还能不能守住这座城?朕只是告诉他,无论能不能守住城池,朕都会坚持到最后。在城墙之外,就是虎狼蛮夷,在城墙之内,便是我大秦数十万子民,其中有不少是你们的兄弟姐妹,父母家人,堂堂七尺男儿,一腔血性,本就是为了保家卫国,朕在这里,秦国便在这里,父母妻儿在城内,家便在城内,今次一战,正是真正的保家卫国之时。朕可以告诉你们,这是夷蛮人最后一战,他们一旦失败,就只能狼狈北撤,你们心里都很清楚,他们的最后一战,必然是全力以赴,这群虎狼并不甘心失败而归,你们面临的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?!?br />
        寒风呼啸,将士们却都是一片肃静。

        “朕也实话告诉你们,一道城墙,很难抵挡住敌人,真正可以抵挡住他们的,便是你们的毅力和斗志,还有你们赴死的决心?!倍ㄎ浠夯旱溃骸叭绻乔狡屏?,并不代表城池便被攻破,因为还有你们这道血肉城墙?!?br />
        将士们却都已经握起了拳头,守城的除了近卫军,尚有许多从城中征召的壮丁,若是换做从前,帝国最精锐的近卫军将士眼角也不会看这些壮丁一眼,但是这些时日同生共死,共拒强敌,近卫军和这些普通壮丁已经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定武所言,固然是让近卫军神情冷峻,却也是让这些参加抵抗的壮丁热血翻滚。

        “诸位,只盼日后能与诸位共享富贵?!倍ㄎ溆米钗岷偷纳艉Φ?,随即拔出了天子剑,再不多言,转身面向城外,也几乎就在此时,夷蛮人的牛角号声再一次响起,低沉的号角声中,蛮军的抛石车已经向城池方向投来石块。

        这是他们攻城的套路。

        城头的守军却也是反应迅,立刻分散开来,严阵以待,他们有过经历,知道蛮军连续数轮的抛石车投石之后,军队才会冲上来,只是蛮军这连续几轮的投石,破坏力还是不小,城墙固然会遭受极大的破坏,而且这些不长眼的石头会时不时地砸到城头之上,一个不小心,便要被石头砸中。

        守军将士在这种时候,却是尽量躲避,避免被石头所伤。

        巨石呼啸而出,突施脸上再一次显出了得意之色,这是他最后的一次机会,也是他有生以来信心最强的一次。

        在地面军团开始起进攻的时候,大批的蛮兵却已经从地道开始进入,突施很自信,只要数千精兵从地道进入城池,里应外合对守军起进攻,秦军定然难以内外兼顾,而秦国的皇帝,很快也会成为自己的阶下之囚。

        能够擒获中原皇帝,这是夷蛮人从来不曾想过的事情,但是这种曾经异想天开的事情,如今却很有可能在自己手上实现,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让中原的皇帝跪倒在自己的脚下,自己甚至能够亲手砍下中原皇帝的脑袋,突施便因为兴奋而双手微微抖。

        巨石如雨,而城墙在巨石的撞击在,许多地方已经崩塌,北面城墙,已经是残破不堪。

        此番进攻,突施汗并没有分兵,前番分兵进攻,固然分散守军的兵力,但是削减了蛮军的力量,这一次突施却是准备将所有的蛮军握成一只拳头,狠狠地打在北城。

        他倒也想过一旦城破,城中很可能会有人出城逃窜,但是对此他却并不担心,人腿哪有马腿快,他手下有的是骑兵,根本不在乎有人能够在这冬雪天气出逃。

        连续不断的抛石车进攻,已经将北墙摧残的不成样子,突施自然知道,只依靠抛石车,当然不可能真的将城墙砸平,而且如同上次一样,大量的抛石车已经出现故障,突施汗再不犹豫,手势一摆,牛角号声再一次响起,早就严阵以待的夷蛮兵如同海浪般呼啸着向城池冲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进攻,所有人都不甘心以失败而告终,蛮军上下,怒目圆睁,口中怒吼,全力以赴。

        攻势一开始确实受到了极大的抵抗。

        蛮军固然是最后一次进攻,城中的守军却也知道这是蛮军的孤注一掷,抵抗的尤为激烈。

        突施汗一直以为自己的抛石车威力惊人,但是很快他就看到,守军的抛石车,同样杀伤力惊人。

        此前几次攻城,很少看到守军利用抛石车,但是这一次蛮军冲锋的时候,从城头抛出了如雨的石块,蛮军兵力众多,黑压压的一片,巨石打过来,人仰马翻,死伤一片。

        突施此时已经现,城头抛石车的数量,远出自己的想象,方才自己下令抛石车打出一阵石雨,不但将城池北墙摧残的残破不堪,而且一度压制守军抬不起头来,这让他意气风,风水轮流转,现在却是对方利用抛石车,对冲锋的蛮骑起攻击。

        他此时当然已经明白,自己在城外精心准备的时候,城中也在精心准备,自己既然可以制造攻城武器,城内的守军当然也会借着战事的空隙制造抛石车,相比起自己手中的抛石车,对方手中的抛石车更为耐用。

        蛮兵倒也清楚,城头虽然落石不绝,但是抛石车有一定的射程,距离太远固然够不着,距离太近也挥不出威力。

        正因如此,虽然城头的抛石车连续不断地打出石块,但是蛮军兵士却是争先恐后迅向前推进,只要缩短与城墙的距离,受到的伤害也就轻得多。

        突施汗正自聚精会神地观摩战事,却忽然听到马蹄声响,扭头瞧过去,只见到几名骑兵正飞驰而来。

        还没靠近,马背上的骑兵就已经滚下马来,惊慌失措飞跑过来。

        突施汗见此情景,一股不祥的预感笼罩心头,只见到那几名骑兵衣衫不整,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,仔细瞧了瞧,竟豁然现有两名兵士身上的衣裳竟然有被烧过的痕迹,还没说话,来骑已经失声痛哭道:“突施汗,大事大事不好,全完了!”

        此时战事正酣,蛮军正在全力以赴攻城,这人却口出不祥之言,突施汗心下气恼,提起马鞭,照着那人狠抽过去,那人却不敢躲闪,被突施汗抽了数鞭,突施汗这才余怒未消喝道:“出了何事?为何如此惊慌?你们身上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那人哭丧着脸,“突施汗,我们我们去攻打西北军!”

        还没等他说完,突施汗脸色一沉,蛮夷各部族兵士众多,突施汗自然也认不出所有的兵士,这些人刚过来之时,突施汗还没有看出是派去攻打西北军的蛮兵,听到对方所言,突施汗厉声道:“你们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?伊布在哪里,是否摘下楚欢的人头?”

        “突施汗,伊布伊布已经战死了,我们上万兵马,几乎几乎全军覆没,跟着我回来的,只有只有三四百人,许多人都走散,也不知去向!”那人声音抖,脸上却满是惊恐之色,显然还没有从惊恐之中走出来。

        突施汗呆了一下,但瞬间显出暴怒之色,又是一鞭子抽打在那人身上,厉声喝道:“胡说八道,你说什么?伊布被杀死?全军覆没?你是不是脑子被马踢了,在这里胡言乱语些什么?”

        他当然不可能相信来人所言。

        蛮军可是出动了上万铁骑,而且西北军的骑兵都已经去了草原,上万铁骑突袭西北军,就算有些死伤,但是要击败西北步军,突施汗却还是觉得十拿九稳,这些天来,他到一直在等着伊布凯旋而归,甚至准备拿下武平府城后,连同伊布的凯旋共同举办一次盛大的庆功会。

        可是来人却说上万铁骑全军覆没,伊布也已经被杀,这在他看来,几无可能。

        “突施汗,西北军早有准备?!迸员咭蝗搜鐾房醋怕肀成系耐皇┖?,“他们设下了重重陷阱,而且而且他们故意留下空营,引诱我们入营,那些南蛮子都埋伏在山上,等我们入营之后,他们他们便点着了大营,到处都是大火,我们的人马全都被困在大火之中,死伤无数!”

        突施汗双目圆睁,只觉得匪夷所思,但是听得此人说的详细,虽然还是不敢相信,却已经觉得那上万铁骑看来真的遭遇了不测。

        虽然那上万兵马并无他部族中人,可是如此匪夷所思的损失,却还是让突施汗头晕脑胀,胸口憋闷,一时间透不过气来,眼前昏花,身体晃动,眼见得便要从马背上摔下来,边上的亲卫立刻伸手扶住,担忧道:“大汉!”

        突施汗闭上眼睛,小半天才顺过气来,全身微微颤:“上万人马,就就都被大火烧死?”

        “大火烧死了无数人,但却还是有不少人从大火里冲了出来?!蹦侨肆成霞∪獬榇?,眼眸满是惊骇之色,心有余悸道:“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,便有无数的骑兵忽然杀过来!”

        “慢着!”突施汗抬起手,愕然看着那人:“骑兵?你说的是骑兵?”

        “是铺天盖地的西北骑兵忽然杀过来,他们见人就砍,毫不留情,我们刚从大火之中冲出来,一开始看到一群骑兵过来,还以为是援兵赶到,可是等他们杀到面前,才看清楚那都是西北骑兵?!甭纳艨级叮骸八腔佣淼?,要将我们逼回大火之中,无数的弟兄要么死在火中,要么便是被他们砍死!”说到这里,显然是想到当时凄惨的情景,这人高马大的蛮兵猛然间嚎啕大哭起来,突施汗后面尚有不少骑兵,也听不清那蛮兵究竟对突施汗说些什么,可是见到他突然嚎啕大哭,都是错愕不已。

        突施汗双目呆直,一时间不敢置信,片刻之后,才厉声道:“西北骑兵不是去了草原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他们没有去草原,都埋伏在蟠龙山那边?!甭呖薇呓校骸拔颐巧系绷?,他们早就知道我们会杀过去,在那边布下了重重陷阱!”

        突施汗猛然高声叫道:“特骨哲!特骨哲!”

        特骨哲此时就在突施汗身后不远处,早瞧见一群狼狈不堪的蛮骑跑到突施汗边上,似乎在禀报什么,随即看到有人更是大声嚎哭起来,愈觉得事情古怪。

        他倒也是个精明之辈,虽然隔了些距离,不知道那边究竟在说些什么,但是心中琢磨,知道绝不会是什么好事情,正自猜想究竟出了什么纰漏,忽听得突施汗大声叫唤,急忙拍马上前,到得突施汗边上,“大汉,特骨哲在这里,不知大汗有何吩咐?”

        “特骨哲,本汗问你,西北骑兵究竟在哪里?”突施汗铁青着脸,双目如刀,死死盯着特骨哲。

        特骨哲被突施汗如刀般的目光盯着,打了个冷颤,却还是道:“大汗,西北骑兵西北骑兵不是偷袭草原去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放屁,放屁!”突施汗大声骂道,怒不可遏,抬鞭朝着特骨哲边打过来,特骨哲不敢闪躲,皮鞭下来,打在脸上,立时皮开肉绽,“是你告诉本汗,西北骑兵主力北上偷袭草原,本汗相信你的话,所以派伊布趁西北军兵力薄弱,想要给他们一个教训,可是可是西北骑兵为什么会出现在蟠龙山?”

        “大汗,这不可能?!碧毓钦艽蟪砸痪?,却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我在他们的军营里,没有现骑兵的踪迹,而且而且楚欢话中的意思,已经透漏出他们的骑兵去了草原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这个混账?!蓖皇┖孤畹溃骸俺妒掷锏降子卸嗌倨锉??他们的骑兵如果都去了草原,为何在蟠龙山还有那么多的骑兵?”指着边上前来报讯的蛮兵喝问道:“你说,到底有多少西北骑兵在蟠龙山埋伏?”

        那蛮兵立刻斩钉截铁道:“到处都是他们的骑兵,绝对不下万骑?!?br />
        特骨哲冷笑道:“你胡说八道,西北骑兵都去了草原,你们你们自己不知为何战败,所以才在这里胡言乱语?!?br />
        后面数名死里逃生的蛮兵听到特骨哲还在狡辩,立时都叫喝道:“特骨哲,是你谎报军情,欺瞒了突施汗,才让我们陷入敌人的陷阱。我们都是亲眼看到西北骑兵在蟠龙山出现,他们堵住了所有的道路,我们无论往哪里冲,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,突施汗,如果您觉得是我们几个在撒谎,可以询问逃回来的其他几百号人,我们所有人都瞧见了西北骑兵?!?br />
        特骨哲此时却是感觉到手脚冰冷。

        他当然很清楚,突施汗虽然对自己十分信任,但是相比起数百名兵士的证词,突施汗当然不会选择相信自己。

        他心里此时也是惊骇万分,实际上西北骑兵深入草原,正是他带回来的消息。

        他一直觉得自己洞若观火,察觉到了楚欢的阴谋诡计,而且他也很清楚,突施汗派出伊布率领上万精骑前往突袭西北军大营,正是因为相信了这道情报。

        没有了西北骑兵的西北军,在与蛮兵的对抗中,就如同没有了牙齿的老虎,当然不会是蛮骑的敌手,突施汗正是觉得有机可趁,才会派出伊布前往偷袭,这一次军事突袭的基础,就是因为突施汗确信西北骑兵去了草原。

        如果说西北骑兵并没有北上,伊布率领的兵马无疑是自投罗网,特骨哲明白,伊布战败,自己是难逃干系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个蠢货?!币幌氲缴贤蚓锞谷皇亲酝堵尥?,都葬送在特骨哲一道致命的情报之上,突施汗杀意顿起,“你被楚欢玩弄,还自以为很聪明,害得我上万草原勇士客死异乡!”双目暴突,厉声喝道:“你该死!”挥刀照着特骨哲砍了过来,特骨哲万没有想到突施汗竟然真的出手杀他,还没有反应过来,人头便已经飞起。

        突施汗砍杀特骨哲,自然是恼羞成怒。

        其实他心里很清楚,虽然情报是特骨哲带回来,但是在没有完全确定情报真实性的情况下,自己却轻易分兵偷袭,那才是要负最主要的责任。

        楚欢戏耍了特骨哲,而特骨哲带回来的信息,却让众人信以为真,实际上就等若是楚欢借着特骨哲的嘴,将所有蛮军都戏弄了一回,这其中当然包括他突施,若是真要追查这次被戏弄的根源,还不是因为自己想要稳住西北军,派出特骨哲前往,如果不是自己派人前去与楚欢接触,也就不会有这样的灾难。

        阵前杀将,却是让蛮兵们都是大吃一惊,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突施汗为何会突然起雷霆之怒,斩杀自己身边的亲信。

        “西北军现在在哪里?”突施汗砍杀特骨哲,转头看向那几名蛮兵,“他们是否出兵杀过来?”

        蛮兵面面相觑,都是摇头,一人壮着胆子道:“我们我们拼死杀出来,就是就是为了向突施汗禀报,一路上马不停蹄,日夜不歇,西北军是不是在后面追赶,我们我们并不清楚!”

        突施汗扭头望向武平府城,双方此时正在激战之中,他心里很清楚,这种关键的时刻,如果西北军真的出兵杀过来,后果不堪设想,他握起拳头,为今之计,只能是在西北军赶到之前,攻破城池,等到西北军到了,便再无机会,猛地举起战刀,厉声高喝:“勇士们,给我冲上去,不破城池,誓死不退!”恼怒之下,竟是野性大作,将自己身后的预备队也推上了前去,那是心急如焚,迫切希望尽快拿下武平府城。

        ...

    推荐阅读:重生小地主 神座 醉枕江山 官场之风流人生 最强弃少 九星天辰诀 召唤万岁 圣堂 重生之温婉 光明纪元 梦幻兑换系统 古武少年 龙组特工 末日食金者 风流名将 战魔 天帝玄黄录 香港娱乐1980 闯星际 韩国之飓风偶像 武道至尊 超级都市法眼 武极 新世纪的德鲁伊 无限之黑暗势力崛起 风流魔徒 神斗 教祖 被天降 重生之金泰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