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讲述英雄故事 传承红色基因 2018-03-27
  • 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向公众开放工作指南(试行) 2018-03-27
  • 2017中央政法工作会议 2018-03-27
  • mg电 子 游 艺 娱 乐 2018-03-27
  • 【小说】回到大唐当吃货回到大唐当吃货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-03-27
  • 首都博物馆再现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 2018-03-27
  • 第二章 镜里乾坤 鲁班庙蜈蚣吐丹 2018-03-27
  • 沃尔玛禁用支付宝 你怎么看? 2018-03-27
  • 制动盘存在损坏隐患 75辆2016款法拉利488GTB被召回 2018-03-27
  • 中美贸易逆差下,美国真的吃亏了吗? 2018-03-27
  • 复古的街头需要不一样的穿搭来点缀这个秋季 2018-03-27
  • 当摇滚老炮腾格尔唱起崔健,不仅拿下了《歌手》第一 2018-03-27
  • 永州市气排球协会成立 蒋善生出席 2018-03-27
  • 34天划行3000海里,和三名队友在“横渡大西洋挑战赛”上夺冠 漯河姑娘孟亚洁,好样的! 2018-03-27
  • 网曝打车软件"大数据杀熟" 滴滴出行回应 2018-03-27
  • 第六十五章 群狼惊

    类别:穿越小说   作者:沙漠   书名:国色生枭_国色生枭无弹窗_国色生枭最新章节

    北京PK10走势图 www.sexang.cn     <  >

        胡知县眼皮子一跳,本来还有几分得色的脸顿时便阴沉下来,靠在椅子上,抚须道:“薛琅,有什么话,你不用拐弯抹角,尽管说来?!疚薜靶∷低鴚ww.www.sexang.cn】”

        薛琅身体微微前倾,道:“堂尊,这次机会,倒也确实是个发财的好机会。苏家富庶,若是能借此机会让他孝敬一些上来,倒也是乐事。只不过……堂尊,不瞒你说,我觉着那臭小子的来头不清。刘家村那边出了事后,小人曾暗中派人打听过,这楚欢八年前突然失踪,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,可是前不久却突然回来……这一回来,为人行事大不相同,而且一身好功夫,连我八里堂他也是丝毫不放在眼里,甚至出手废了我这边三条腿。堂尊,这人失踪的八年,究竟做了些什么,咱们可是查不到丝毫线索……如此人物,若真是匪类,一旦为了得到苏家的一点银子将他放出,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??!”

        胡知县并没有说话,只是若有所思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县衙大狱的甲字号房乃是要犯之所,一道石门打开之后,里面便溢出腐臭的味道,这下面一年到头见不到阳光,阴暗无比,却又森然无比。

        楚欢神情淡定,双手被绳子绑着,在数名狱卒的推搡下,到了狱卒房,那张大胡子很快就跟过来,在椅子上坐下,拿过毛笔和一本名册,道:“姓名!”

        “楚欢!”

        张大胡子大笔一挥,在犯人名册上写下了楚欢的名字,这才收好,起身走到楚欢面前,绕着楚欢走了一圈,嘿嘿笑道:“怎么样?绑着绳子,是不是不舒服?”

        楚欢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,并不言语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,瞧你样子,还不服气?”张大胡子冷笑着,指着狱卒房四周的器具道:“你可瞧好了,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。老子听说你在外面很能打,八里堂有好几条腿是被你打折了……嘿嘿,那些威风在我这里你可显不了,你要是在这里撒野,老子先打折了你的腿!”

        这狱卒房四周,多得是各种刑具,不少刑具兀自带着斑斑血迹,屋内的空气中不但充斥着腐臭之味,更有着一股子残留的血腥味。

        这里绝对是一处阴森之地。

        楚欢淡淡一笑,道:“只要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,等我出去,我保证会收拾你!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张大胡子和几名狱卒先是一怔,随即俱都发出怪笑声,这可是他们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,一个重刑犯在囚牢之中,竟敢对牢头发出如此威胁,那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张大胡子大笑过后,面色一冷,沉声道:“看来这位伙计对咱们这里实在不了解,哥儿几个,都动起手来,让他知道知道咱们这里是个什么地方?!?br />
        两名狱卒上前去,其中一人已经抡起一根手臂大小的粗木棍,挥舞着便要往楚欢的头上砸过去,棍风落下,楚欢身体一闪而过,那狱卒砸了个空,正在恼怒,却听得一个声音冷冷道:“住手!”

        声音之中,从外面进来一个人,一身黑色便服,几名狱卒看到,急忙躬身行礼,道:“二公!”

        二公是对县丞的尊称,县丞乃是知县的辅佐之官,亦是属于朝廷命官,属于吏部甄选,皇帝任命,这一县之中,知县自然是当之无愧的一把手,而县丞乃是一人之下的二把手,所以衙门里的下级吏员通常都称其为“二公”。

        这县丞唤作赵寅海,屈居胡知县之下,这青柳县的权柄都握在胡知县手中,这赵县丞实际上也没有多大的权势。

        但他毕竟是朝廷命官,衙门的的吏员却也是不敢得罪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这是要滥用私刑?”赵县丞相貌堂堂,国字脸,眉毛粗浓,瞥了楚欢一眼,淡淡道:“此人是否已经定罪?”

        张大胡子忙笑道:“二公,都这么晚了,您怎地来这种地方?”他自然不知道,梁坊主离开县衙后,总觉得事情不妥善,所以又暗中去找了赵县丞,其目的,无非是觉得多打通几个人就能好办事,回头也好在琳琅面前表功。

        这赵县丞在衙门里多年,却是深知衙门里的规矩,知道楚欢被抓进大狱,少不了要受一顿打,他既然收了银子,也还真的过来瞧瞧,恰恰见到这帮狱卒准备对楚欢动手。

        “刚从这边路过,所以进来看看?!闭韵刎┑溃骸按巳松形炊ㄗ?,你们不要擅用私刑……这要是传扬出去,不但你们没有好果子吃,只怕还要连累堂尊!”

        张大胡子忙道:“二公说的是,小的们不敢了!”

        赵县丞打量楚欢几眼,缓缓道:“这人是和盛泉的人,和盛泉还是有些势力的,若是未定案便打伤了他,到时候和盛泉的人找上来闹事,也不好对付?!币膊欢嘌?,转身便走。

        等到赵县丞离开,张大胡子才冷笑道:“算你臭小子运气,关到甲字号房去……!”

        两名狱卒便将楚欢带出了狱卒房,旁边立刻有一名狱卒凑上前来,压低声音道:“头儿,这小子如此猖狂,到了咱们这地儿也敢撒野,咱们就这样算了?”

        “算个屁!”张大胡子摸着乱蓬蓬的胡须道:“你也不用急,到了咱们这个地儿,就咱们说了算,若是连这样一个臭小子都整治不了,咱们也都该去吃屎去!”

        狱卒笑道:“头儿,你的意思是?”

        “用不着咱们出手?!闭糯蠛诱姓惺?,那狱卒凑近过来,张大胡子耳语几句,狱卒立时嘿嘿笑道:“头儿,你放心,我现在就去办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甲字号房在地牢最深处,客栈里的甲字号房通常都是头等上房,而地牢里的甲字号房,那却是最让人丧胆的牢房。

        地牢过道中,又闷又臭,墙壁上灯火昏暗,来到甲字号牢房,隔着木头做成的牢柱里面昏暗一片,透过牢柱的缝隙,可以看到里面已经横七竖八躺着七八个人,黑乎乎的,虽然这边响起动静,但是里面众人看也不看,就似乎都已经睡着。

        “范胖子,新来的犯人,好好照顾着?!庇浯蚩畏看竺?,将楚欢推了进去,嘿嘿笑道:“不要玩得太过火!”说完,已经重新将牢房锁上,和同伴径自离去。

        两名狱卒刚刚一走,本来躺在地上睡觉的犯人们顿时都爬起身来,一个个都用古怪的目光打量着楚欢,看上去都是不怀好意,没有一个是善类。

        靠在最里面睡在一堆干草上的一个胖汉子悠悠坐了起来,嘴里叼着根干草,他两边都没有人敢靠近,这牢房空间不算大,但是他一个人却占了极大的地方,在这里面显然地位不一般。

        楚欢知道,这家伙肯定就是狱卒口中的范胖子。

        范胖子坐起身,吐出口里叼着的干草,开口问道:“叫什么名字?犯了什么事儿进来的?”

        其他犯人此时都站起来,将楚欢围在当中,

        “身上有什么东西,都拿出来,有没有吃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有银子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范老大在这里,你他妈还站着,快跪下,懂不懂规矩?”

        楚欢穿着土气,此时的表情看上去却也是十分的憨厚,做出一副惊恐之色,可怜巴巴道:“几位大哥,我叫楚欢,他们说我杀了人……所以将我抓了进来!”

        众人一听,先都是吃了一惊,毕竟是杀人犯,这一般人可不敢惹,虽说这甲字号房都是重犯,却也没有敢杀人的,便有几名犯人微微变色,退了一步。

        “吊毛!”范老大先是一怔,但是随即看到楚欢样子,立马道:“就你这样的还杀人?你他妈有那个胆子吗?杀猪还差不多”

        楚欢咧嘴笑道:“我不敢杀人,可是他们说我杀人,我也不能辩驳……对了,几位大哥,我睡哪里?”指了指范老大睡的地方,道:“是那里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妈拉个巴子,你还想睡范老大的地方?!币幻溉寺畹溃骸耙膊磺魄?、自己是什么东西。**,还不跪下……!”一脚踢向楚欢的腿弯,便要将楚欢踢跪下。

        只是他刚出脚,楚欢却已经飞起一脚,一个漂亮的侧踢,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那家伙就被踢中胸口,整个人就飞了出去,正落在墙角的粪桶上,一股恶臭飘散开来,这人躺在地上淋了一身的屎尿,一时间岔了气,动也不能动。

        当众人目瞪口呆之际,楚欢却已经高声叫喊道:“来人啊,打死人了,快来人啊……!”他声音极高,就似乎自己是被别人所揍。

        两名狱卒此时却也听到叫喊声,相视一笑,根本不理会,径自离去。

        楚欢叫了两声,这才回过头来,扫视那几名犯人,咧嘴笑道:“刚才他们让你们照顾我,到底是什么意思?我可没听明白!”

        众人此时明白,这小子不是善茬,他叫喊那两声,实际上是调虎离山,将别有用心的狱卒调走而已。

   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   PS:求收藏和红票!

        < >,阅读是一种享受,建议您收藏。

        

    推荐阅读:神座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小地主 九星天辰诀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圣堂 召唤万岁 神煌 重生之温婉 梦幻兑换系统 古武少年 龙组特工 末日食金者 风流名将 战魔 天帝玄黄录 香港娱乐1980 闯星际 韩国之飓风偶像 武道至尊 超级都市法眼 武极 新世纪的德鲁伊 无限之黑暗势力崛起 风流魔徒 神斗 教祖 被天降 重生之金泰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