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讲述英雄故事 传承红色基因 2018-03-27
  • 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向公众开放工作指南(试行) 2018-03-27
  • 2017中央政法工作会议 2018-03-27
  • mg电 子 游 艺 娱 乐 2018-03-27
  • 【小说】回到大唐当吃货回到大唐当吃货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-03-27
  • 首都博物馆再现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 2018-03-27
  • 第二章 镜里乾坤 鲁班庙蜈蚣吐丹 2018-03-27
  • 沃尔玛禁用支付宝 你怎么看? 2018-03-27
  • 制动盘存在损坏隐患 75辆2016款法拉利488GTB被召回 2018-03-27
  • 中美贸易逆差下,美国真的吃亏了吗? 2018-03-27
  • 复古的街头需要不一样的穿搭来点缀这个秋季 2018-03-27
  • 当摇滚老炮腾格尔唱起崔健,不仅拿下了《歌手》第一 2018-03-27
  • 永州市气排球协会成立 蒋善生出席 2018-03-27
  • 34天划行3000海里,和三名队友在“横渡大西洋挑战赛”上夺冠 漯河姑娘孟亚洁,好样的! 2018-03-27
  • 网曝打车软件"大数据杀熟" 滴滴出行回应 2018-03-27
  • 第一一四九章 楼台

    类别:穿越小说   作者:沙漠   书名:国色生枭_国色生枭无弹窗_国色生枭最新章节

    北京PK10走势图 www.sexang.cn     最后一天了,感谢这个月来支持和鼓励沙漠的所有朋友们,感谢你们投下的每一张月票,感谢你们的每一份打赏,最后一点时间,咱们再稳一稳,祈祷您的月票,谢谢了!

   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   朔泉行辕?!救淖衷亩羨ww.www.sexang.cn】

        大秦各州府,都设有行辕,用最通俗的话说,就是用来接待外地官员的馆驿,作为西关府城的行辕,虽然规模比不上云山行辕那般秀丽优美,却也颇有几分气派。

        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回廊曲折,一片静怡之态。

        西梁人虽然曾经一度占据过朔泉城,但却对朔泉行辕算是手下留情,并没有纵火焚烧,西梁人撤退之后,官府倒是将朔泉行辕简单地修整了一遍,不过西北兵荒马乱,倒是没有什么官员往这边过来,所以在琉璃夫人前来之前,行辕倒是一直空着。

        楚欢来到行辕的时候,刚过晌午。

        进到行辕,却是得知琉璃夫人并不在住所,而是在行辕南边的一处楼阁之内,楚欢随之来到这处楼阁,虽说行辕距离总督府不远,但是楚欢这倒是头一次来到行辕,见到那处楼阁,便知道那是行辕之内最高的一处楼阁,最是适合看风景。

        行辕曾经也是花了一番功夫,假山花圃错落有致,这处楼阁处在青葱绿树之间,楼台前则有一处花池,花池之中,竟是荷花盛开,翠绿一片,十分的怡人,一阵清香扑面而来,倒是让人心旷神怡,楚欢倒是有些错愕,这行辕的风景,到似乎比他的总督府还要优美许多,想不到这朔泉城内,还有这样一处好地方。

        楼台宫阙,造型美观,一块突出的观台从楼下便能看到,那观台边上有白色的围栏,楚欢轻步上楼来,还未到得观台,就听到观台那边传来声音道:“阳光太毒,这边的阳光不比关内,晒的时间长了,就能坏了皮肤……!”

        声音优美动听,正是琉璃夫人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楚欢轻步走过去,却见到观台一边挂着鹅黄色的纱帘,借以抵挡阳光,那纱帘软软如同垂柳,在清风之中,微微飘动,充满了宫闱婉约之感。

        此时却见到琉璃夫人正躺在一张湘妃椅上晒太阳,阳光透过那道轻纱,变的温和起来,整个观台上都笼罩着一层美丽的鹅黄色,眼前的色彩是如此的鲜亮艳丽,湘妃椅上的佳人尤其动人,乌黑的青丝、白皙的肌肤、桃红的胭脂泛着珍珠粉的光泽,青色的衣边、浅绿色的裙裾,就宛若是一副古色古香的工笔画,仿佛在纸上,又仿佛在梦幻之中。

        琉璃夫人的衣裙料子,又软又轻,仰躺在湘妃椅上,横陈的身体轮廓就展露了出来,丰腴柔软的胸脯向两边自然流动,动感十足,平缓的腰身曲线亦是分外流畅,裙子因为向下垂去,那两条修长的腿也有所展示,弧度有没,完美无匹。

        看到琉璃夫人那极具流畅动感的丰腴胸脯,楚欢的脑中立时就想到了在苏府的那一次,当时阴差阳错,误抓美人胸,此时甚至依然能够回忆起胸脯的柔软和弹性,那种感觉实在太过美好,很难让人忘记。

        似乎听到了脚步声响,琉璃夫人微微侧过螓首,一双明媚的眼眸子看着楚欢缓缓走近过来,那颠倒众生的绝美脸庞之上,微微泛起一丝让万物感动的微笑,楚欢几乎不敢看她的脸,倒不是因为想起那天晚上的冒犯,而是琉璃夫人的美,给人一种压力感。

        也许五官只要长的精美的就可以称之为美人,但是每一种搭配,就会给人形成一种独特的感觉,但是在所有的感觉之中,琉璃夫人五官和脸型的搭配,显然是真正地达到了美丽的极致。

        通常从官家出来的女人,特别是琉璃夫人这样的聪明女人,都会有一种洞察世事的感觉,而这样的感觉,总是免不了带着一种尘世风尘味,这是与阅历有关,阅历的本身,就是红尘的浸染。

        只是琉璃夫人显然很独特,她就没有丝毫的烟火风尘之气,她像是精雕细作的仙子,又或者说,她本就是仙子,明澈纯净,出尘脱俗。

        “夫人喜欢晒太阳,这是个好习惯?!背犊吹窖矍罢庖荒蝗缤戆阌琶赖木跋?,感觉心跳要加快,急忙出声压下自己的心跳:“只可惜关外很难有那种柔和的阳光?!?br />
        琉璃夫人微微坐起身来,没有丝毫的冒然,每一个动作都是异常的优美,本来流向两边的丰腴胸脯,在坐起身的时候,重新挺拔起来,微笑道:“楚公傅今日真是好闲,怎么有功夫来这里?知道你打了大胜仗,本来该去向你道喜,只是害怕打扰了你的时间,所以倒不敢冒犯去拜访?!?br />
        她的目光如水,最平静的水。

        楚欢笑道:“夫人客气了,你也知道,我是文不成武不就,承蒙圣上错爱,才会在这里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……!”

        琉璃夫人轻柔一笑,笑如春风,“楚大人这个比喻似乎不恰当,你春风得意,说什么也不会去做和尚的?!碧种缸排员叩囊徽乓巫?,道:“本来你是主人,今日琉璃就反客为主,借花献佛请楚公傅大人坐一坐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楚欢走了过来,眼角已经瞥见了站在观台边上的鬼刀田候,虽然他并没有将目光去正视田候,却已经感受到田候目光中的犀利寒意。

        楚欢并不在乎。

        田候对自己一直有成见,楚欢心知肚明,只是不知道这位鬼刀统领的脑子里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,会对自己充满如此敌意。

        楚欢坐了下来,一阵清风微过,带着林中树木的清新气息,同时也带着一阵清清的香味,很好闻的气味,楚欢已经很习惯这种味道,这是琉璃夫人身上特有的幽香,不浓郁,却让人闻着很舒服。

        他此时正对着琉璃夫人,能够清晰看到那绝美的脸庞,琉璃夫人是个并不喜欢化浓妆的女人,但是却善于修饰细节,稍微留意一下,就可以看到她指甲上画着精致的花纹,色泽也是不同,那细细的柳眉,显然也是精细地修过,但是肯定没有用画笔描眉,丰润的嘴唇上色泽并不重,却看起来十分光滑润泽,至若肌肤,或许全天下也只有琉璃夫人有资格不去增加任何的修饰,因为她的肌肤白腻光滑,不需要任何的修饰。

        于是只要略微地修饰一下,又或者说,不需要任何的修饰,她就可以这般的艳丽脱俗。

        乌黑柔亮的秀发,红润的唇,皓白的齿,雪般的肌肤,鲜亮、美丽、纯净、高贵的一个女人,她似乎代表了人世间最美好的一面。

        她就是一首诗。

        楚欢甚至有一种错觉,与琉璃夫人坐在这楼阁观台之上,自己似乎也成了画卷的一部分,优美恬静,充满了温馨。

        只是美好的事物,总是难免长久不了,楚欢尚未融入这种唯美的氛围,身边已经想起田候冷冰冰的声音:“看来楚大人虽然高官厚禄,却忘记了规矩!”

        楚欢头也不回,只是淡淡笑道:“田统领何出此言?”

        “这里是夫人所居之所,你没有经人通报,就擅闯此处,难道不是对夫人的不敬?”田候在身后冷冷道。

        楚欢甚至感觉到一股寒气在身后飘荡。

        楚欢叹道:“其实本督反倒要问田统领,殿下让你护卫夫人,不知道你是怎么护卫的?本督一路行来,虽然偶见护卫,但是却无一人向这边示警,这帮人都是干什么吃的?还有你田统领,本督上楼之时,堂而皇之,你却没有丝毫察觉,任由本督来到夫人身边,如果今日不是本督,而是一名刺客,你现在已经是严重失职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田候皱起眉头,冷笑道:“如果换做是刺客,此时已经血溅此楼!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本督是刺客呢?”楚欢立刻反问道,“如果本督是刺客,现在夫人岂不是很危险?”

        田候一怔。

        “田统领,你好歹也跟随太子殿下多年,身为一名护卫,还是警觉一些的好?!背肚崽镜溃骸胺蛉说陌参J种匾?,不可有丝毫马虎,你也不能相信任何人,难道就因为本督的身份,你就疏于防范,这……是不对的?!焙聪蛄鹆Х蛉?,微笑道:“夫人,你觉得我所言是否有道理?”

        田候眼中划过寒芒,盯着楚欢的脑后,冷笑道:“难道你是刺客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是不是刺客,是一回事,你警不警觉,是另一回事?!背兑⊥?,脸上一副无奈之色,“夫人,看来田统领护卫不周,我这边倒是有些能人异士,夫人若是觉得不安全,我大可以调些人来加强这里的防卫?!?br />
        田候双手握拳。

        楚欢习练过《龙象经》,早已经是今非昔比,他的脚步轻盈如云,上楼之时,又特地放轻脚步,田候虽然刀法出众,而且十分警觉,在楚欢上楼之时,竟真是没有感觉到楚欢出现,直到楚欢出了楼口,田候这才察觉有人过来,只是见到楚欢,自然不会觉得需要防范。

        楚欢一番话,那明显是说田候护卫不周,这对田候来说,当真是极大地耻辱。

        他牙关咬起,琉璃夫人已经轻笑道:“田统领护卫很得力,公傅大人不用费心,有他在我身边,我很安全?!?br />
        田候闻言,眼中显出异色,更是带着一丝感激。

        “公傅大人今日不只是过来晒太阳吧?!绷鹆滥苛髯?,顾盼生兮,“却不知公傅大人今日前来,有何指教?”

        楚欢微微一笑,道:“夫人说笑了,哪敢有什么指教,不过倒真是有一事要找寻夫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?”琉璃瞧见自己的裙子微微散开,一只芊芊玉手微微扯了扯裙子盖住修长的**,动作优雅风韵动人,“不知公傅大人说的是什么事情?”

        楚欢道:“此事倒是不好让不相干的人知道,夫人,不知道是否能够遣退左右?”

        此时这观台之上,只有三人,除了楚欢和琉璃夫人,就只有田候,楚欢的意思,分明是让田候退下去。

        田候脸色一寒,沉声道:“田某要时刻护卫夫人……!”

    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楚欢已经淡淡道:“本督现在让你退下,有大事要与夫人相商,你还要留下来吗?你想听到些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田候牙关紧咬,双拳紧握,青筋暴徒,琉璃却是微微一笑,向田候温言道:“田统领,我有些口渴了,你去让人做碗百合汤来?!?br />
        田候欲言又止,犹豫了一下,终是狠狠瞪了楚欢一眼,无可奈何退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等田候退下,琉璃夫人才轻叹一声,幽幽道:“公傅,田候性情古怪,你也不用和他一般计较,你素来心胸宽广,有些事情,不必放在心上?!?br />
        楚欢笑了一笑,已经从身边拎起一只包裹,放在观台上的小桌子上。

        “公傅这是何意?”琉璃妙目看着桌上的包裹,有些奇怪,“这是要送我礼物吗?难不成你今日是来赔罪?”

        楚欢一怔,反问道:“赔罪?唔,我何时得罪过夫人?”

        琉璃却是脸颊微红,扭过头去,望向观台之外,轻声道: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!”她虽这样说,但是神情看起来却带着几分羞赧,有些拘束。

        楚欢此时却已经明白,琉璃夫人所说的赔罪,肯定是指在苏府误抓美人胸事件,顿时也有些尴尬,心中却是想着:“我没有忘记那件事,原来她也没忘!”心里竟是生出一种极为奇特的感觉,似乎有些刺激。

    推荐阅读: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全职高手 宠魅 火爆天王 修真老师生活录 官术 光明纪元 医道官途 梦幻兑换系统 古武少年 龙组特工 末日食金者 风流名将 战魔 天帝玄黄录 香港娱乐1980 闯星际 韩国之飓风偶像 武道至尊 超级都市法眼 武极 新世纪的德鲁伊 无限之黑暗势力崛起 风流魔徒 神斗 教祖 被天降 重生之金泰妍